贵阳院驻村第一书记助平扒村唱着飞歌奔脱贫
来源:贵阳院 时间:2018-10-31 字体:[ ]

乘车跑了50多公里,经过马号镇金钟村,我还以为到目的地了,可车未停,沿着清水江北岸公路继续前行。“远点好,可以多欣赏一些江岸美景......”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江流、青山、稻田和苗寨,我心想。

早就想去看看全县最偏远的村子马号镇平扒村,闻说此地最近小米丰收,于是在一大早,我便带上相机和宣传部的几位同事同车前往。

大江大河出鱼米,即将到达的平扒村会是一番怎样美好的情境?我在心里用自己能够想象到的美丽乡村该有的样子构建着那里的一切。车过六合村后驶入了狭窄的河谷,忽而又向左一转,开向更狭窄的山谷,最后汽车沿着“悬挂”在山崖上的公路盘旋直上,远离了清水江。不知绕过多少“发卡弯”,车终于停在了一所学校门前,平扒村到了。

眼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我先前的预想。这里聚集着几百户人家,但几乎所有的房屋都建在陡峭的斜坡之上,好多房屋的基脚都是用水泥柱子支撑起来的。站在村子里完全看不见农村最常见的田野菜地。

“因为我们村在一个陡坡上,几乎没有一点平整的土地,唯一的平地我们用来建学校了,你们停车的这个地方是村里的广场也是学校的活动场。”前来迎接我们的村支书吴民武向我们介绍。吴民武是中国电建集团贵阳院派驻的第一书记。

平扒村人口主任张黎带我们去位于乌往寨的小米种植基地,一路上他向我们介绍了该村的具体情况。平扒村位于马号镇东南部,距离县城80多公里,是全县贫困程度最深的一个村。全村平均海拔813米,有15个村民组613户2829人。现有耕地面积1155.4亩,其中稻田757.89亩,人均基本农田面积0.47亩。这组数字和眼前所见大概告诉了我平扒成为“全县最贫困”村的客观原因——偏远、贫瘠、耕地太少。在脱贫攻坚任务如此紧迫的当前形势下,这着实让人为平扒村担心不已。

我们顶着烈日爬山,似乎听见一阵阵歌声传来,随着继续前行,歌声越来越清晰,的确有女声在高歌,而且唱歌的人还不止一个。循着歌声前去,只见十多个苗族妇女在小米地里劳作,她们的衣着蓝红相间,点缀在小米基地的一片金黄里,画面明艳而生动。见有陌生人来到,妇女们停了歌声,神色局促,只是劳作。我问其中一位妇女,这片小米是谁家的?妇女用很不熟练的汉语告诉我,这是村里合作社的,她们今天是帮合作社采收小米。“我们每天可以得到80块钱的工资。”另一位妇女说。

因为妇女们表达吃力,我便不再“为难”她们,转而向带我们来的张黎进一步了解小米产业的情况。张力介绍,乌往基地目前种植红糯小米200余亩,从目前采收的情况来看,可净产小米30000斤,预计可实现收入240000元。

“我们这个村还有其他产业吗?”我问,“有啊,我们还有种、养殖场和香菇培植。”张黎说。今年,平扒村主要采取“合作社+基地+贫困户”发展模式,利用量化到户的产业发展资金入股村集体合作社,建立了两个产业基地。一是平塘坡产业基地,现主要发展黑毛猪养殖和冷凉蔬菜种植。其中黑毛猪养殖基地计划年出栏500头,可获得利润250000元;冷凉蔬菜基地土地分别种植甘蓝、豇豆、辣椒共40亩,可实现收入45000元。二是香菇产业发展,年底预计实现利润50000元。

“那么这些产业能够惠及到多少贫困户,每户又能有多大收益呢?”我继续问。张黎接着介绍,两个产业基地的发展,覆盖了全村272户贫困户,年底按7:2:1的利益联接机制进行分红,每户可分红约2000元。此外,通过每年支付土地流转金、基地务工工资共计20余万元,为全村近一百余户贫困户增加经济收入。

我们坐在土垄上聊了很久,直到妇女们采收完毕,每人挑着一担小米走下山去不见了踪影。我们随后下山,山脚下又飘来了阵阵高亢的歌声。我问张黎,妇女们唱的是什么歌。苗族飞歌,张力说,飞歌是即景生情即兴而唱的一种苗歌。人们往往在愉快高兴的场合唱起飞歌。

下得山来,妇女们已经将小米晾晒在水泥地上,铺满了一地。几个妇女坐成一排,用木锤捶打小米进行脱粒,小米的金黄映照在她们含笑的脸上。张黎让妇女们唱歌,刚开始她们还略显拘束,唱得比较小声,后来便越唱越自如了。

在晾晒场上我们见到了平扒村第一书记——来自中国电建集团贵阳院的吴民武,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精神抖擞,开朗健谈。我问起这些扶贫产业产品的销售,他便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当下市场相对萧条,起初我们也对销售很担心,但是由于上级党委政府决策得当,组建了县级销售专班广泛联系,再加上全国各地对扶贫事业的支持,我们的先期的产品甘蓝、辣椒等很快就售罄了。”据吴民武书记介绍,平扒村扶贫产业合作社已经与贵州民天食品有限公司、贵州优匹克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湖北云山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等省内外企业签订了长期的购销合同,而且合同明确了不低于市场价的“保底价格”。“我们已经实现了订单生产,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只要把产品质量保证好就完成任务。”吴民武笑着说,话语里充满自信。

“这样看来,平扒村如期脱贫应该问题不大吧?”我问,吴民武的回答很简单:“没问题!”

我们乘车离开时,所有的妇女都齐声高唱起来,像是跟我们道别。张黎为我们翻译了大意,妇女们的唱词表达了感谢,感谢共产党,感谢新生活。车拐了几个弯,已经看不见妇女们了,但是她们的飞歌依然回荡在山谷之中。

突然间,我对平扒村脱贫的忧虑一扫而空了,眼前这九曲十八环的下山路似乎也变得平坦起来。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大富豪棋牌游戏